昭晨暮语

卑微文手🙃耶

[all金]三界五族(楔子)

 

天道有规矩,三界五族,一界有一界的气运;一族有一族的命脉。

 

神界、人间界、魔界;神族、仙族、人族、妖族、魔族。

 

神族安与神界,仙族人族妖族共处人间界,魔族居于魔界。

 

三界五族,猜猜,你是哪族?

 

“我……是哪族?”

 

 

 

约是一月前吧,凹凸大陆的有名的强者榜——凹凸积分榜上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名。那人名不算出众,单名一个“金”字,可晋升速度快地让人咂舌。

 

那名字一出现,便是不弱的排名,前一百,不多不少正好一百。而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他的排名一路飙升,剑指前五!

 

因着如此,金的名声大噪,现如今已经演变成强者一见面先不提五位大佬的“破坏史”,一开口便是:“诶,你认不认识那个叫金的人?”

 

此时众人口中的金,正迷路在妖族管辖的魔兽森林里。

 

他抓耳挠腮地看着身边的景物,“咦?这边我是不是来过了?”

 

 

 

 

与此同时,被规则封闭在一处暗无天日的空间里,一个卷轴缓缓摊开,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字,仔细一看,那些字都是人名!

 

“来了……”一声叹息,似是为这天下,亦似是为他自己。

 

赫然,那些名字亮了大半!

 

乱世……将至!

 

 



[all金]制调师(三十九)



金一行四人在图书馆整整复习到日暮降临才回去,回到寝室里,金见紫堂幻卡米尔他们都还没回来,自己早早地洗了澡,就躺在床上了。

 

“紫堂要和凯莉他们一起为医学部那里编个程序,估计未来三天之内是看不到他们了;今天圣空国皇家学院派医学系的人来交流学习,埃米和艾比被叫去当翻译了,没到个九十点钟也是回不来了;卡米尔……”

 

金歪头想了想,虽然州大不是人人要求要上晚自习,但卡米尔是每天都会上,估计也是九点的时间段回来吧。

 

话说回来几个星期过去了,不说自己这个寝室,楼上格瑞他们那个寝室都被他混熟了,反倒是卡米尔。

 

他和卡米尔之间除了一些必要的交流以外,就没有再说什么话了,对他的了解还不及与他相差了两个校区还是女生的凯莉和安莉洁多。

 

不对劲。

 

如果不是金太讨人厌了,那就是卡米尔太不爱说话了。

 

“咔嚓。”

 

门锁扭转的声音让金条件反射地朝门的方向望去。

 

“卡米尔?”

 

卡米尔站在门口低着头,让人看不出他的神情。

 

他没有回应金,只是走到金对面的下铺的位置,然后好像体力不支了一般晃了几下,随后就实在不行了,直挺挺地倒在了埃米床上。

 

金:嗯??!!

 

金连忙下去查看,可卡米尔脸朝下,废了一番功夫才把卡米尔翻了个身。

 

没想到卡米尔看起来那么瘦,其实也挺重的啊……金默默地想。

 

翻过身来,金才看出卡米尔的不对劲:面色潮红的过分,脸色却是极其苍白,呼吸“呼哧呼哧”的,仿佛喘不过来气一般。

 

金伸手去摸了摸卡米尔的额头,不出意料的烫手。

 

金跑到寝室角落的一个柜子里,里面装着他开学第一天就采购好的医疗用品。

 

他拿出体温计,给卡米尔量了个体温:39度。

 

金暗道不好,他推了推卡米尔道:“卡米尔?卡米尔!”

 

卡米尔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随后就没了声响。

 

金看卡米尔这样,肯定没办法自主行动了,他倒是有心去找雷狮格瑞他们,可他给四人分别打了两个电话,四人都是关机状态,去敲了下他们寝室的门也是无人状态。

 

他只好自己带卡米尔去医院了,还好州大有自立的校医院,就离犯罪学系校区差了三个校区,倒也还好。

 

不过这只是建立于他不是路痴的情况下。

 

在走了近一个小时后,金看了看周围,四下无人,根本没有标志性建筑和路标。很显然,他迷路了。金实在急地不行了,要是他平常还好,可这还带着个正发烧的卡米尔呢!

 

这正是秋天,晚上的风最是凉,是冷到骨子里的那种,最容易着凉。更别提……

 

怎么办啊!

 

“……金?”

 

虚弱的声音从金的背后传来。

 

金道:“卡米尔,对不起啊,你别急,我现在迷路了,我去找人来帮我。马上就好,你先睡一会。”

 

怎么了?卡米尔想到,结合自己现在的状态:发烧了吗?

 

金带自己出来的吗?

 

金啊……

 

卡米尔还想说什么,可他现在的身体不允许他这么干。

 

“嗯……”

 

金听见卡米尔不再说话,走到一旁的长椅边,把自己的羽绒服脱下来垫在长椅上,以防卡米尔着凉,然后就把卡米尔慢慢放上去,顺带着把手里抱着的从寝室里带出来的毛毯披了上去。

 

现在改这么办啊?

 

冷静,金安慰了一下自己。

 

他颤抖着手,打开手机又给格瑞打了个电话。

 

 

 

格瑞刚从教室里出来,刚才恰好手机没电了,就在教室里充电,还顺便自学了一会儿,等把今天的课程全回顾了一遍后才打开手机。

 

格瑞收拾好书本,装进包里,等着手机开机。

 

刚一开机就有个电话打进来,他看了看联系人姓名。

 

“金?”

 

 

 

 

“嘟——嘟——金?”

 

“格瑞!”金一脸激动,终于打通了!

 

“怎么了?”格瑞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听不出冷热,可在金的耳里,却是他的救命稻草。

 

“格瑞,格瑞,卡米尔发烧了,我带他去医院。他烧得很厉害,给你们打了电话……我,我现在不知道在哪了!”金说话断断续续的,不难听出他现在的六神无主,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刚才的他就算再急,也不会成现在这样。可一听到格瑞的声音就觉得……

 

 

就觉得自己不用再装作坚强了。

 

 

格瑞听出了金的慌张,他把书包一背,一边安慰:“金,你别着急,你先把定位发给我。”

 

金连忙打开微信的位置共享,格瑞一看,这分明是在医学系校区里,但里校医院还差了好远,州大因为校医院的原因,把医学系扩建了好多,可以说医学系是所有校区里最大的一个了。

 

而现在金的位置和校医院分别在医学系的两个极端,作为金的发小也不得不吐槽一句,金你找的地方真准。

 

不过现在没有闲心开什么玩笑,格瑞大概花了十五分钟的样子,找到了金。

 

天气正是深秋,夜色凉如水。金在长椅上铺了一件羽绒服,把卡米尔放到上面。还把从寝室里带出来的薄毛毯盖在卡米尔身上,自己只穿着一件毛衣缩在旁边焦急的望着四周。

 

今天医学系的大部分学生都去交流学习了,更别说这里地方偏僻,根本看不到一个人。

 

“格瑞!”

 

金看到了格瑞。

 

格瑞快步走上前,架着卡米尔的一只胳膊,让金把衣服穿上。

 

卡米尔被这一架弄醒了,迷迷糊糊地看到金焦急的神情,好像还说了些什么。

 

说了什么呢?

 

眼一黑。

 

意识的最后是:这是金。





好友给我画的人设图😎
@芫荁YH 谢谢圆❤️

[嘉金]Pass The Flame


 @笑叹一世浮沉 


给七七的生贺文!是嘉金的小甜饼(大概率)

 

开放式结局。

 

新兵嘉德罗斯×老兵金

 

人物可能会ooc。

 

后续我看心情更。

 

没问题就看吧!

 

 

 

 

金看到眼前这个金发金眼、稚气未脱的少年,心中不禁有些好笑。

 

他身边的一位中年将领小心翼翼地对金开了口。

 

“金少将,这是嘉德罗斯少爷,是……中央总书记唯一的儿子。”说着偷偷凑到金的耳边低声说道,“这位少爷祖上三辈都是政界的,这代出了这么一位祖宗要来参军,那边的意思是麻烦少将您带带他,能让他知难而退最好。”

 

说着心里还有些不屑,不过一届大户人家的少爷出生,哪里吃过什么苦。来参军不过是一时兴起,呆不了几天肯定就要闹着走,倒是可怜了金少将要受这么几天的气。

 

金可是少将军衔,军龄不过五载就已经有了旁人一生也难以企及的荣誉与地位。祖上近五代都是为了国家抛头颅洒热血而战死沙场的英雄儿女,金的姐姐秋也在一次与虫族的对抗下,为了保护大部队的安全而不幸遇害了。

 

金从军校里开始,都是他们这些秋的老战友一直看着,直到看到今天。从一开始对姐姐在战场上英勇杀敌的豪迈姿势折服,到今天的他已经超过了他姐姐,成为史上最年轻的少将。

 

而秋的朋友丹尼尔,也在秋遇害后一直照顾着金,直到一年前因为旧伤复发而沉睡在了那一片尘土之中,金就真的是孤家寡人一个了。

 

这位中年将领眼睛不禁有些酸涩,要是他姐姐和丹尼尔还在,看到金受如此委屈,肯定第一个不饶。

 

而他一介少校职位,也插不上什么话。

 

他狠狠地瞪了眼嘉德罗斯,他知道嘉德罗斯这几天在军营里绝对不会好受。金的性格很好相处,在军营里有很多朋友与人脉,而那些在金前后的老兵新兵也在金带领他们赢了近百场的战争后,也对金是心服口服,佩服至极。看到金要伺候这么个祖宗,也是不会罢休。

 

哼哼,小子,有你受的!

 

而在金那边,在他打量了嘉德罗斯近一分钟之后,态度十分诚恳地伸出手,道:“我叫金,以后就算是你的上司兼老师了,认识一下?”

 

嘉德罗斯一句话也没说,把手伸出去也只是触而即分。

 

金看着默默地把手伸回背后,蹭了蹭裤子,完成了一整套动作还以为没人看到的嘉德罗斯,心里又好笑了几分。

 

“下次要是有洁癖而不喜欢和人握手,那就回去洗,在别人眼皮子底下这样做不好。”声音中没有一丝不快“而且我也不喜欢弄那些虚的,要是有什么不适应直接说,我可不会猜谜语。”仿佛没有看见嘉德罗斯的身体僵了一下和他那有些不可思议的眼神,继续说道:“这是我作为老师给你上的第一课。”

 

嘉德罗斯听到这种“大人哄小孩”的语气,眼神暗了暗,握紧拳,跟了上去。

 

金也不在意嘉德罗斯的不快,继续为嘉德罗斯介绍着:“这是训练场,以后你就在这里进行训练;这里是实战模拟室,可以模拟与虫族的大小型战争……”说着便停下了脚步,“以及这里是你的房间,我房间就在你隔壁,有事可以找我。”

 

“我毕竟不是专门带新人的,明天你可以找一些老兵来为你介绍一下,下午开始训练。”

 

语音刚落,转过身来,带有些俏皮的算计的语意道:“那么……晚安?”

 

嘉德罗斯径自走过他身边,连个眼神也没分给他,直接进了卧室。

 

金讪讪地耸了耸肩,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

 

 

 

第二天一早,嘉德罗斯洗漱完毕,就来到操场上跑步。操场那么大,不用介绍也知道在哪。

 

嘉德罗斯做了下准备运动,慢慢跑了起来。

 

“呼,呼”呼吸有节奏的进出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跑了一会,看到前方隐隐约约的有个人影,心中好奇,不过五点,天都还没亮。他起得已经很早了,有谁比他更早?他慢慢加快了节奏,认出了这人就是昨天的那位少将。

 

叫什么来着?

 

嘉德罗斯疑惑。

 

昨天他都没有在意那人的名字,毕竟前几位“老师”,记了也没用,反正都不是认真教他的。不是当捧了尊佛就是当教了个祖宗。哪会真的当他是自己的学生来教?

 

嘉德罗斯才十六岁,正是年少轻狂心高气傲的年纪,怎能忍的下这样对他来说是羞辱的举止?!干脆换了个军营换了个老师,没想到也是这样,来这个军营之前他就想好了,在这里呆个一星期,如果还是不行,就自己出去找老师去!

 

他和父亲约好了,他为自己提供能够教他的人脉,嘉德罗斯若是不能在十八岁之前有所建树,便要回家,继承父业。

 

嘉德罗斯很不喜欢政界里的那些弯弯绕绕,他向往着战场上战况的激烈,不是你是就是我亡的成王败寇。

 

此时那人与嘉德罗斯齐平,他听到脚步声,扭头看向嘉德罗斯,精致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惊讶,随后这一丝惊讶演变成赞许。

 

嘉德罗斯:???

 

金没再继续看他,转过头示意他先跑完。

 

嘉德罗斯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能继续跑下去。

 

大概和金足足跑了二十五圈吧,嘉德罗斯的体力才告竭而终。

 

嘉德罗斯在跑道上,撑着强烈的疲惫感,走了一圈,等呼吸相对稳定下来了,才坐在一旁的台阶上,喝了一口杯子里的盐水。

 

金背对着阳光,看了看他小有所成的肌肉,称赞了一句:“体能不错。”

 

嘉德罗斯眼神都不给他一个,自顾自地喝水。

 

金这时候起了好奇心,他哥俩好地用手肘怼了怼嘉德罗斯的肩膀,“诶,说实话,你为什么对我有那么多敌意啊?”金从昨天第一眼见到嘉德罗斯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嘉德罗斯对他的敌意,他同样也不喜欢那些弯弯绕绕的,对他未来,不现在的学生,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的好,“我之前应该没惹你吧?”

 

嘉德罗斯不自在地抖了抖肩膀,本来想用手拍一下,结果又想起金昨天说的话,又默默地把手放了下来。

 

没办法,谁叫自己有求与人家呢。

 

金捕捉到嘉德罗斯的小动作,暗地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计划通!

 

嘉德罗斯这才赏了他一个眼神,接下来,金听到了嘉德罗斯第一次对他说话,而这句话也使他终生难忘。

 

“我从小喜欢战场,不喜欢政界的弯弯绕绕。而我父亲又是政界的,不愿意让我参军,每次找的老师都不愿意教我真本事,只能自己练体能。”

 

虽然这话说的有些没头没尾的,但金还是奇迹般的听懂了嘉德罗斯的话。

 

试问,一个未成年的少年能干些什么?他的生活都需要仰仗他的父亲,凡事没办法做主。好不容易有机会能接触他喜欢的事物,却被父亲的人脉所限制。

 

金不免有些心疼,十六岁本来就是一个很美好的年纪,而嘉德罗斯却为了这些事情变得逐渐沉稳起来。有句话说得好,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可只有那些听话的孩子才会让大人心疼。

 

而此时,金也知道嘉德罗斯的顾虑了,他琢磨了下,伸手一拍嘉德罗斯的头,赶在嘉德罗斯发火之前说道:“想学真本事的话,好好跟着我混!我可是史上最年轻的少将,我的学生,在怎么样,也要打破我这个记录吧。”

 

金背对着阳光,逆光的角度让嘉德罗斯看不清金脸上的表情,可他知道,金现在的表情一定是笑着的,而且是那种自信骄傲的笑容!

 

嘉德罗斯本来就不算是个直男,抛开一开始嘉德罗斯对金的偏见,可以说金实在太对他的胃口了!

 

嘉德罗斯偷偷红了脸,他低下头,含糊地叫了声渣渣。

 

 

 

既然是你招惹的我,那我就不客气了。

 

 

 

 

 

【小剧场】回去的路上,嘉德罗斯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渣渣你叫什么?”

金:???

怕不是找打哦你!

 

 

 

PS:其实之前嘉九岁都没怎么看过金,这应该算是一见钟情了叭!

 

 

 

 

 

 


开学了



明天就开学了,调整一下状态,今天就不更新了。


接下来的更新要变成周更了,毕竟要上学了嘛。


制调师是一篇很长很长的文,所以恐怕得更到寒假里。最近的留言什么都也回不了了,周末统一回复。


那……就这样。


灰灰


[all金]制调师(三十八)

嘉德罗斯和雷狮眉毛一跳。

 

嘉德罗斯不爽地“啧”了一声。

 

雷狮飞快地敲了两下桌子,“哟,小鬼,只给安迷修打招呼啊。”雷狮和安迷修是天然的气场不和,他俩能好好说一句话都是难得。更别说今天金的差别对待,雷狮心里不舒坦就不是雷狮了。

 

金道挠了挠头,道:“哪有哪有,嘉德罗斯雷狮你们也好!”

 

安迷修抬头看了眼雷狮,他真不知道雷狮是真的听不出来还是故意炫耀来着,礼仪基本就是主随客便、客随主便。金那明显就是对“客”的打招呼方式,连“学长”这样的敬词都用上了,还不明白吗?

 

金招了招手,道:“赶紧坐啊!这是图书馆嘞,刚才有人要坐我都拒绝了,被人鄙视了一大圈呢!”

 

本来图书馆就是大家的,占一两个座位就算了,你这一下子占了一个大桌子,再加上图书馆一大群妹子都在给金暗送秋波,虽然金也没搭理就是了。可还是找来了一堆男同胞的愤怒。

 

仇恨值拉的满满的!

 

嘉德罗斯四人坐了下来,金打开他身边的一本A5本,这是昨天晚上他做的计划表。他指着一处对四人说:“昨天晚上我分析了一下,虽然现在还没宣布辩论主题,但我们还是可以开始复习了。”

 

顿了顿道:“既然校长找的是刑事执行技术系和犯罪学系的学生,那就可以初步判断是有关于刑法之类的主题。我昨天看了一下,你们几人的主课程都是一等一的好,所以我们现在要来补空!”

 

三人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金见他们都没发表意见,接着说了下去,“先来看嘉德罗斯你!”

 

嘉德罗斯皱了皱眉头,“我?”

 

金稍微放大了些音量,“对!就是你!”

 

“我看过你最近做的一些考卷,发现你在实践、分析这两大块题型的时候,字体会更加潦草,笔触更加有力不重复。可以看出你在这两方面很好,而在理论这块需要背诵记忆的时候,笔触会加重,明显没有了刚才那两块那么明显优势,自信程度按我的预想略微下降了1.3%~2.7%左右。而按你的成绩来说,这块绝对没问题,但是一辩最主要的就是长篇大论的论点阐述,所以我觉得,你比较适合二辩、以及三辩。但其实我更倾向于你选择二辩。”

 

“因为从形式和气场上来讲,你从这两点压制对方是没有问题的,但……雷狮,他太过于冲动,虽然嘉德罗斯你也没有好到那里去,但肯定比雷狮要好。”

 

雷狮现在已经没心思去吐槽金的话了,他有些震惊,震惊于金是怎么发现嘉德罗斯这么多问题的。

 

嘉德罗斯和安迷修也感到惊讶。

 

“喂!渣渣你是怎么发现的?”

 

金耸了耸肩,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简单啊!我昨天去找你们的老师了,以辩论赛和校长的名义看了看你们的考卷啊。”

 

“考卷?”

 

“是啊,可以从阳光的照射角度看出笔迹的浓淡深浅啊?你们这个不知道吗?”

 

知道,三人心想。但不知道你能去借到我们的考卷,更不知道你还真用心去分析了!

 

金:“接着说。雷狮你和嘉德罗斯的情况差不多,但我为什么说你过于冲动了呢。因为你在理论这块答题过程中,笔触会更加用力,有几次还出现了把考卷弄破的现象。由此可见,你去当三辩,随你,怎么辩!”

 

“而安迷修学长……”

 

“金。”安迷修第一次打断了金的话。

 

金抬起头,有些诧异地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见金这么看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用手指挠了挠俊俏的脸庞,道:“其实……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的,不用那么生疏。”

 

金的眼睛亮了亮:“那我能叫你安哥吗?”

 

安迷修点了下头,“当然可以了,金。”

 

雷狮最看不惯安迷修和金的这幅相处模式了,不耐烦地说道:“小鬼,你还讲不讲了?”

 

金连忙进入状态,他继续说道:“安哥的话……各个方面都很稳定,但问题也出在这!我没法通过安哥你的笔迹来判断你的空洞。所以我这里有一套题,你等会做一下好吗?”

 

沉默了下:“如果情况相对较稳定的话,那……安哥,你就当一辩吧!”

 

安迷修有些不可置信,在他的猜测里,一辩应该由金来担当,因为金的外表和气质都相对有亲和力一点,更让人好相处。这样能够给评委留下一个很好的印象。

 

金猜出了他要说什么,苦笑了下,道:“就是因为我的外表……太没有侵略性了,倒是会让对手以及评委觉得我们是一个好欺负的队伍。这个结果……我不太想看到”

 

虽然他并不这么想这样说,但是从他经过身边各种人的回答来说,自己的外貌实在是太没有侵略性了,否则他们也不会那么统一,一致给了个“可爱”的评价。

 

“虽然说我们完全可以走‘扮猪吃老虎’的戏码,但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扮猪吃老虎,可能到最后,你真成猪了。而且!”

 

少年的语气忽然坚定起来,不负刚才的清秀,有了一种让人信服的感觉:“我们的风格,就是要强硬到底嘛!”

 

嘉德罗斯三人的心,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无法控制的狂跳了起来。

 

总有那么些人,天生就是被人需要着的。

 

 

 

PS:这章写的好开心!哇!终于展现出金宝的强大了!

虽然一大段话都是瞎扯的。

还有拜托一下,麻烦你们点点梗好吗[跪下求人.jpg]

明天晚上我一看:哇!一个人也没有!

多尴尬啊……

好歹帮忙撑下场面啦,拜托拜托[拜托.jpg]

当然,还是得谢谢大家的支持! 


庆祝两百粉福利🎉



咳咳,看看别家的大大,一百粉两百粉都会发福利。


而昭晨呢?


没有。


一百粉我绝对是忘了!对!忘了!才不是我懒得弄呢!


而到了两百粉,不管怎么样也要发福利了。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昭晨的支持!


评论区里可以点梗,明天晚上我来抽。


最后的结果会单开一篇文发布的。


文嘛……


开学了,谅解一下啦,可能会晚一点才会发。


(PS:昭晨不开车的谢谢!以及我只会写金受。)


[all金]制调师(三十七)

第二天,金、嘉德罗斯、雷狮和安迷修一起去了图书馆,准备辩论赛。

 

本来呢,是不用去的,主要原因是队里三位大佬不愿意去。

 

为什么?成绩好到让各科老师咂舌的大佬,总是对自己的学习知识非常有信心。

 

这三位对自己的学习知识的迷之自信,被金一个电话打破了。

 

“喂?是嘉德罗斯吗?”

 

嘉德罗斯看了看来电联系人,说:“怎么了渣渣?”

 

金:“雷狮和安迷修学长在不在你旁边?”

 

嘉德罗斯瞟了眼正在吃烤串的雷狮、正在看书的安迷修,以及……正在看书的格瑞。

 

他故意把声音开到最大:“在的,怎么了渣渣。”最后两个字咬字咬的格外清晰响亮。

 

其余三人一听到“渣渣”二字,便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

 

格瑞比了个口型:金?

 

雷狮:小鬼?

 

安迷修:金?

 

谁知嘉德罗斯根本不理他们三人,转过头又跟金讲电话去了。

 

切,渣渣找我不找你们,气不气?

 

三人:……这小子,欠揍!

 

金:“那个,麻烦帮我们问一问雷狮和安迷修学长要不要来图书馆准备辩论赛。”

 

嘉德罗斯挑挑眉:“不问我?”

 

“你有什么好问的?你要是不过来,我就直接去找校长换人!”金的声音很干净,一听就能让人的心情好起来,只不过嘉德罗斯现在听这声音想打人,“我还想让格瑞来呢真的是。”

 

谁叫他和嘉德罗斯关系比较好呢?反正这么说经过他一个多月的测试后,发现,没问题!

 

最后一句声音特别小,可还是被在场的四人捕捉到了。

 

不过嘛,要怪就只能怪嘉德罗斯手机的音质好。

 

格瑞看了嘉德罗斯一眼。

 

嘉德罗斯绝对从这一个眼神里看到了浓浓的炫耀。

 

雷狮比口型:来,恰柠檬来。

 

嘉德罗斯:……滚!

 

雷狮直接大大方方地走到电话跟前,说:“小鬼,干嘛要去准备啊,老老实实吃串不是更好。”

 

金沉默了一秒,又道:“安迷修学长呢?”

 

嘉德罗斯看着安迷修,说实话,如果安迷修不去,他就能和金过二人世界了!

 

安迷修没看到嘉德罗斯的目光,他正在低头看一本“中药大全”的书:“其实我觉得没有去的必要,毕竟我们四个人的知识储备已经很多了,再去……也没什么意思。”

 

 

这次的沉默更久,金大概过了五秒的样子,对嘉德罗斯他们说:“那我提一个问题,你们要是能答得上来,就不用来了。”

 

嘉德罗斯看向雷狮和安迷修,得到了雷狮无声的默许和安迷修的点头。

 

嘉德罗斯回答道:“好啊!”

 

金:“刑法第十章第534条是什么?”

 

嘉德罗斯蒙了,他们学刑事执行技术系的,主要学习方面是关于(后面半部分是废话,凑字数用的,直接跳过好了)监狱学基础理论、犯罪成因分析、监狱执法管理、罪犯教育矫正、罪犯劳动管理、监狱文书制作、监狱安全管理、罪犯心理分析、警察防卫与控制,警用车辆驾驶等。

 

简单来说就是论:#法院内务工作人员的养成#

 

#戒毒所教官养成#

 

#检察院法警队养成#

 

……

 

等等等等

 

所以说其实这个专业是专门为从事刑事工作提供人才的专业。

 

不要问我为什么他们四人要选这个专业:

 

格瑞是为了和金一起去制调部,才选这个专业;

 

嘉德罗斯和雷狮完全是觉得……这个专业没怎么听过,就是觉得好玩;

 

安迷修……他想从事警察,为民除害。

 

而刑事执行技术系,根本没有学习刑法的必要,所以嘉德罗斯他们在自学了刑事执行技术系四年加研硕的课程之后,就放飞自我了。

 

格瑞看了眼呆滞的三人,淡淡地说道:“当前刑法一共有十章四百五十二条,根本没有五百条这么多。”

 

三人:……WTF?

 

金坏笑道:“嘻嘻,别拒绝了,来图书馆,补习!”

 

三人加格瑞:……

 

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补习”这两个字。

 

 

 

图书馆三楼的落地窗前,一张桌子的一边坐着一位金发少年,他的面前摞着三摞书,他低头看着书。灿烂的阳光洒落在他的睫毛、鼻尖和书页上,阳光将少年衬的暖洋洋的,可在有些人的眼里,阳光再灿烂,也没有那个少年的金发夺目。

 

钴蓝色的瞳眸中倒映着纸上的字,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

 

金仿佛察觉到了目光,他转头,逆着光让人看不清他的全貌,却更显几分神秘感。

 

他招手,比着口型:这里!

 

嘉德罗斯他们坐到那张桌子旁,“渣渣。”

 

雷狮随意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了下来,“哟,小鬼。”

 

安迷修笑了笑,拉了把椅子,坐到金的斜对面:“金,你好。”

 

金也向安迷修露出了一个他最擅长的微笑:“安迷修学长你好!”

 

 

 

PS:这章……想了好多细节。







[all金]制调师(三十六)


格瑞皱了皱眉头,“朋友?”

 

金一脸兴奋地道:“是啊,刚交的!格瑞你……”

 

诶,不对啊!金眉头一皱,格瑞之前还有事瞒着他啊!不行,一定要找格瑞要个说法!

 

金脸一板,一副三堂会审的架势。

 

虽然只有一堂。

 

金道:“格瑞!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雷狮:可以啊小鬼!瞬间变脸,川剧都没你这么快啊!

 

格瑞有些莫名其妙,自己好像没瞒他什么吧?

 

又看了看金身后一脸坏笑的雷狮,心里升起浓浓的不详之感。

 

“什么?”

 

“不是!”金气急败坏,你办的事,还要我说?

 

他深吸一口气,“雷狮说那天我被救护车救走后你嘉德罗斯安迷修学长和雷狮打架了!”

 

不带一个标点符号,飞快地说完这句话,金觉得自己放松了不少。

 

格瑞听金说完,就盯了他两秒。

 

嘶——!!

 

金看着格瑞的眼神,感觉自己刚松下去的那口气又上来了,不多不少不偏不倚正好卡在喉咙里,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

 

格瑞长叹一口气,“你有问过我吗?”

 

金愣了。

 

我没问过他吗?对哦,我没问过他啊!

 

不是……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啊!

 

雷狮看了眼正在怀疑人生的金觉得自己绝对是傻了,让这小鬼问格瑞问题……

 

算了吧。

 

一转头就看到格瑞正看着他。

 

——雷狮你想干嘛。

 

雷狮挑眉。

 

——哦?你觉得我想干嘛?

 

——不管你想干嘛,别扯上金。

 

哟呵,雷狮上头了。

 

——你说不扯就不扯?我看那小鬼挺顺眼的。

 

——你要打架,我乐意奉陪。

 

——难得难得,你会找人打架?

 

——……

 

——反正我不干,你管我?

 

——别得寸进尺!

 

……

 

 

当金正怀疑人生的时,措不及防一抬头就看到雷狮和格瑞的上眼皮和下眼皮在……跳动?

 

不,好像是抽了?!

 

金小心翼翼地开口道:“那个……你俩眼抽了?”

 

嗯……

 

嗯??

 

雷狮和格瑞难得同步,两双紫色的眼睛同时看向金。

 

雷狮率先开口:“不是,小鬼你成天脑子里在想什么呢?”

 

嘶——他就纳了闷了,每次都在这小鬼身上吃亏,最重要吃了亏还讨不回来理!

 

格瑞现在也想看看他的发小脑子里在想些什么,眼抽……也真敢说出来。

 

最重要你想就算了又没有证据,你直接说出来是个什么情况?

 

他算明白了,他这个发小除了在正事上会动脑子,其他时候都储存起来了。

 

格瑞叹了口气:“别想太多,吃饭。”

 

金这才看向桌子上的饭菜。

 

嗯,除了粥还是粥;除了素菜还是素菜!

 

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想说什么,在看到格瑞眼神的一瞬间就什么都不想说了。

 

一双好看的如同紫水晶般的眼眸中洋溢着满满的威胁之意。

 

金打了一个激灵:嘶!好嘞!我吃!

 

一脸“喜悦”地坐了下来。

 

别想多,那是皮笑肉不笑。

 

金觉得他的脸在笑,灵魂正在暴风雨式哭泣。

 

雷狮同样看着那一桌……名为菜的东西,脸瞬间绿了。

 

他指着一桌的饭菜,有些不可置信:“这,这些东西能吃?”

 

实不相瞒,他真的怀疑这桌菜的可食性。 

 

格瑞只送给他一记眼刀子和半句话,“爱吃不吃。”

 

雷狮……雷狮气的没脾气了,不吃咋地,饿不死我自己!

 

没办法,昨晚打游戏打晚了,一起床就被叫去校长办公室,早饭根本没吃。

 

他刚下第一口,就指着那一口小青菜不可思议地问道:“这玩意儿叫水煮树叶吧!脸一点味都没有!”

 

金在旁边,脸几乎要埋到碗里。

 

格瑞尝了一口:还好啊,就是味道淡了点。

 

刚才他专门嘱咐过老板,要清淡一点。

 

这老板也是个实在人,真的除了盐,其他什么也没放。

 

这也不能怪老板,要怪也是怪格瑞平时的眼神……太吓人了。

 

老板招架不住,就……实诚了点。

 

而且刚才雷狮的话好像也没什么可挑剔之处。

 

清淡点的话……盐少放点,油,就别了吧,干脆煮一下好了。

 

雷狮吃完一顿饭,拍了拍金的肩膀:“过几天本大爷带你去吃香的喝辣的去!”

 

金一听这话,眼睛一亮,可在偷偷瞄了一眼格瑞之后……

 

金:“不行!我身体还没好!怎么能吃那些东西呢?!”

 

格瑞的眼神好看了些。

 

雷狮:……你这还让我怎么说呢你这。

 

过了一会,金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格瑞!”

 

格瑞:“嗯?”

 

金:“校长让我和雷狮、安迷修学长和嘉德罗斯他们一起参加个辩论赛,这几天可能会比较忙。”

 

格瑞:“哦。”

 

“嗯?”

 

格瑞: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PS:现在的雷大喵没有那么喜欢金宝,才会让金宝乱吃,到了后期……

金宝可能要崩溃了。








[all金]制调师(三十五)



不管金的内心再震惊,再不可思议,他还是答应了校长,去参加辩论赛了。

 

行政楼楼底,雷狮和金二人站在太阳底下,久久无言。

 

好尴尬啊!为什么还不说话?格瑞还等我去吃中午饭啊!

 

他看了眼雷狮,恰好对上了雷狮的视线。

 

瞬间毛骨悚然!

 

他讪笑道:“哈,哈哈,你好啊。”

 

雷狮被发现了也不会不好意思,他挥了挥手:“你好。”

 

金内心诽谤不已,看不出来我很尴尬吗?啊?!还回个“你好”,好什么好?我现在一点也不好!

 

不过再怎么愤怒,他也没表现出来。金回答道:“那个我先走了,回见啊。”

 

雷狮反倒不依不饶了,“哟,之前在办公室里一口一个‘雷狮学长’不是叫得很开心吗?来,再给本大爷叫一个。”

 

金实在忍不了了,这什么人啊?!

 

给点阳光就灿烂??

 

搞得好像我是你宠物一样,你说叫就叫啊!

 

他像一只炸了毛的猫一样,对雷狮道:“喂!你别太过分啊!我在校长办公室那是给校长看的!谁要叫你学长啊?!”

 

雷狮懒洋洋地说:“小鬼你这是过河拆桥啊,之前还帮你打紫堂家的那几个小子呢,现在就这么报答我吗?”

 

其实他是不高兴提这种事的,毕竟是自己高兴才打得架,道德绑架这种事情他才懒得做。不过这个小鬼倒是挺有趣,拿这个逗逗也无妨。

 

金却是愣了,说实话,他一直不知道那几个人还被打过。他只知道自己被打晕后进了医院,其他的格瑞都没有告诉他,他一概不知。

 

雷狮看着金诧异的表情,也奇怪,“格瑞他没告诉你吗?”

 

告诉什么?

 

金摇了摇头。

 

合着之前我为这小鬼干的事,他都不知道咯?

 

这么一想……好气!

 

雷狮长出一口气:“呼——那你想不想知道?”

 

金又点了点头。

 

雷狮把他们打架的事跟金从头至尾地说了一遍,其中,特别着重地讲了讲格瑞的反应。

 

“当时格瑞的表情最为凶狠,脸阴地没法看。差点把其中两个人活活打死。”

 

嘉德罗斯:嗯??合着我一对六的战绩没人关心吗?还有,我的表情也很吓人的好吗!

 

金听着这些他不知道的事,心里唯一的感受就是:又被格瑞保护了。

 

其实被人保护是一件很好的事,许多人做梦都想。倒不是金身在福中不知福,只是从小到大,金一直被格瑞保护着,他想着自己长大了,不需要格瑞保护了,或者说能让格瑞轻松点了。可到头来,反倒更给格瑞添麻烦了。

 

不过这么说来……雷狮也参与了?!那,那我之前……!!

 

雷狮看着金的脸一会青一会白,倒是无所谓了。反正只是为了报复格瑞一下故意提的,结果怎样他都不在乎了。

 

谁知道金下一秒直接向雷狮鞠了个躬:“谢谢你!”

 

雷狮当场就罕见地蒙了,我刚才说的是格瑞吧?是格瑞吧!

 

金挠了挠头,笑道:“谢谢你帮我出手!以及我对我刚才的不礼貌道歉!”他抬起头,一双如同宝石一般的蓝色眸子看着雷狮,“以后我就把你当成我朋友了!”

 

金不确定雷狮愿不愿意,所以他只说了他自己。

 

不管怎么样,雷狮也帮助了自己。既然帮了自己,那也是要还人情的,如果把这种事情当成理所应当且漠不关心的话,那和不劳而获有什么区别?

 

雷狮看着这双蓝眼睛,似乎明白了为什么格瑞和嘉德罗斯那两个家伙会喜欢这个小鬼了。

 

雷狮噗笑一声,把手放在金头上,金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就使劲地搓了一把。

 

啧,这小鬼的头还挺软的。

 

金气急了:“哇!雷狮你干嘛你干嘛!撒开!撒开!”

 

待雷狮把手放开时,金的头发已经乱成一个鸟窝了。

 

金一边用幽怨的眼神瞪着雷狮,一边理自己的头发。

 

他突然觉得格瑞摸他头时已经是非常手下留情了。

 

所以在二十分钟后他见到格瑞时,他一脸感激地扑过去抱了格瑞一下。

 

格瑞本来想推开的,可是在他看见金的表情的时候突然愣了一下。就这一下,让金得手了。

 

格瑞感受着金身体带来的温暖,一时间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好在金马上放开了格瑞,他对格瑞道:“格瑞我以后再也不说你摸我头了!”

 

格瑞惊了,金这是怎么了?

 

而当他看到金身后的雷狮时,再多的疑惑都被他放到一边。他把金自己身后一拽,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睛冷的像块寒冰。

 

“你怎么来了。”

 

雷狮看着格瑞护着那小鬼的手,一时间有些不快。

 

我又不会伤他怎么,有必要吗?

 

心情不好的他没理格瑞。

 

金看着这两人又要打起来了,连忙上去解释。

 

“额……格瑞,雷狮是我朋友,我请他吃饭来着……”

 

格瑞太阳穴一跳:朋友?

 

我怎么记得你们在不久之前还要打起来来着?

 

 

PS:今天份的更新来了!

雷狮:以后的我想锤死这天的我,给自己情敌拉人气si不si撒??